对谈陈坤谈对情绪的正视和修行。文涛武略。当你一旦开始接受,有人喜欢你的时候你就堕入了喜欢和不喜欢的圈套里面,它刚开始就火了。火了一小下。我要知道对穷人家的孩子片酬是真的是救命的。我把我们家很多年欠的钱,终于一次性就还清了。几万块钱呢,小时候好几万块钱呢。对就还了。还了之后其实还挺舒服的,人特别健康心态特别健康。我特别知道说,我现在拥有的东西是我不应该拥有的,因为我没有付出那么大的努力,可能是侥幸,但也没想好好当演员。

但是这个东西帮助我一直在成长。完了有一些阶段性的外部的影响,对我的情绪浮动特别的大。

完了之后,但是我不是一个喜欢被别人牵走的人。就是我骨性里面有点硬的缘故,是在于我认为内心跟外面的环境二元对立关系是一个拔河关系。如果外面的力量很大,很容易把我被带走是吧。因为我自己对名誉的贪婪,在意敏感度,起落就特别在意那个时候。我那时候我特别二的在家里全看的那些书,全都是关于佛教类的书籍。所以它对于很多东西的事情的因果关系,它就是提前像一个大道理一样放在那里,而我又是喜欢这个东西的天性。

我觉得如果是在我现在很红火的时候就被它牵引走。我就会有一天堕入不火的时候的痛苦。我想找到一个心理的力量内在对外面的拔河,二元对立关系我需要保持平衡。这个几乎是我一辈子唯一做的一件事情。到现在它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松弛感,以前我都是二元对立关系顶得特别死的。而现在我就有一些反应会慢一点,再琢磨一下,就是钝了一点吗?

我有一段时间,我在修行一个字叫笨。因为我有些时候反应特别快。你行动之前我已经开始反应了,但慢慢地因为我的反应快,我变成了我不喜欢的那类人。就是先说而不做,后面做的或者是没有那么赶趟儿。